高錕教授伉儷的公開信 (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日 )

各位香港市民:

您們好!我和Charles今天將會返回美國,很多謝香港市民過去一個多月來的支持及熱情款待。我們要特別多謝香港中文大學及香港特區政府邀請我們返港,其間更悉心安排多項慶祝活動,讓我們有機會與香港市民分享獲諾貝爾獎的喜悅,並與香港的親友共聚。我們亦感謝其他多所機構為Charles舉辦各項慶祝活動,令我們盡興而歸,這趟旅程可謂極為難忘。

在港期間,我們深深感受到香港市民的熱情和支持,您們對Charles的關懷亦令我們十分感動。目前,香港七十歲或以上的長者中,約有一成患有老人癡呆症;隨著社會人口老化,問題將愈趨嚴重,實在有必要盡早加強社會對老人癡呆症的認識及護理服務。我們很高興成功喚起社會對老人癡呆症的關注,並透過中大舉行的步行籌款活動,籌得三百多萬善款用以支持高錕獎學基金及認知障礙者家屬網上培訓課程,方便他們學習怎樣照顧患病的家人。

我們希望為老人癡呆症患者出一分力,現正籌備成立以Charles命名的老人癡呆症基金會,為患者提供支援。最後,我和Charles再次衷心感謝大家的厚愛,期望在不久的將來再返港與大家見面。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日

 

 

中大常務副校長華雲生教授及
香港政府創新科技署署長王榮珍女士
歡送高錕教授伉儷離港

 
 

高錕教授伉儷的公開信 ( 二零一零年二月五日 )

各位朋友、中大同仁、香港市民及傳媒朋友:

您們好﹗

我和 Charles 很高興應香港中文大學及香港特區政府邀請返港,參與一連串的慶祝活動。再次與一眾好友會面,我們的心情都很雀躍,重返中大校園更是倍感親切。

Charles 無疑是屬於香港的。他在香港就讀高中、也曾在中大執教鞭、當校長,並在這堸h休,在香港生活逾三十載,是個名副其實的香港人。大家獲悉這位「港產」工程師榮獲二零零九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後的興奮雀躍之情,我們非常理解,而 Charles 能與大家分享這份殊榮,亦深感高興。

Charles 半生的心血都放在光纖通訊研究上,這個萌芽於四十四年前看似不可能的意念,終把世界通訊模式徹底改變。我們很感激中大為 Charles 舉辦展覽,讓大家有機會從多方面了解他:他早年的生活點滴、他與中大的淵源、他如何推動光纖科技發展等。但願他的奮鬥經過能激發年青人勇於求知探索、永不言棄的精神。

具開創性的意念和發明是發展知識型經濟的必要條件,但這往往是經年累月努力的成果,並非一朝一夕就能達到。故此,我盼望各界能支持香港中文大學高錕獎學基金之籌款活動,以扶掖後進,推動科研,鼓勵創新。我亦衷心感謝各捐款人的慷慨支持,使?學基金得以成立。

要是沒有光纖,便沒有互聯網、電郵、 Facebook 、 Twitter 和 Youtube 這些超凡的意念。網絡世界的發展仍在繼續,我深信在香港不少青年或許也構思了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創新意念,因此我們必須對他們多加關注和鼓勵,並提供適當的空間以助他們發揮所長,夢想成真。

此外,相信大家也得知 Charles 患上阿茲海默症的消息,作為他的妻子,我深深體會到患有認知障礙的病人及其家屬所面對的困難。藉此機會,我謹呼籲各位關注這個病症,並積極支持香港現時十分缺乏的認知障礙照顧服務的發展。因為及早察覺問題,對症下藥,對於病人本身及其家屬均有莫大幫助。

我和 Charles 也將身體力行,參與中大於 3 月 14 日為高錕獎學基金及認知障礙者家屬網上培訓課程舉辦的步行籌款活動。該活動歡迎廣大市民參與,盼望大家多多支持,屆時再與各位見面﹗

我們這次訪港,行程非常緊密,我明白大家對我們的關心,也感激傳媒朋友一直以來的支持,但我希望各位能給予我和 Charles 一些空間,讓我們與老朋友聚聚舊,並好好休息,我很感激大家的諒解。

最後,我和 Charles 衷心多謝香港中文大學的同仁為籌備是次展覽及一連串活動所付出的努力,並感謝特區政府對 Charles 的推崇,及每一位朋友的祝賀和祝福。感謝之情未能言盡,但大家的關懷和厚愛, Charles 和我將銘記於心。

農曆虎年將至,在此謹祝各位新年進步,身體健康﹗

二零一零年二月五日

 

 

 

高錕教授伉儷的公開信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

各位香港巿民:

你們好!Charles和我很高與應香港中文大學和香港特區政府的邀請回港。我們今天剛剛回來,現在的心情真是非常興奮,不過亦有些疲倦。

在香港期間,我們將會參加一連串的慶祝活動,還會與親友共聚,好好休息一下。最早出席的公開活動是下周五到中大,主持中大為Charles舉行的展覽的開幕典禮。我們知道屆時特首曾蔭權先生、中大校長劉遵義教授、楊振寧教授和莫理斯教授,以及很多中大的老朋友都會到來,實在感到非常高興。

之後,我們還會出席幾項政府安排的活動,包括香港科學園的高錕會議中心命名儀式、郵票小型張設計比賽頒獎禮等等。

最後,很多謝各位傳媒朋友的關心及愛戴,我知道你們一直在機場等待我們到鶠A我們遲些還有很多機會見面,多謝大家!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


高錕教授伉儷

 

中大副校長程伯中教授及
香港政府創新科技署署長王榮珍女士
歡迎高錕教授伉儷抵港

 

高錕教授伉儷希望透過以下公開信向所有朋友, 中大同人, 傳媒朋友及所有港人致意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三日)

各位朋友:

十月六日,瑞典皇家科學院宣布 Charles 成為本年度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之一。消息公布後,海內外許多朋友經互聯網、傳真、電郵傳來賀電,各個媒體的訪問邀約接踵而至,我倆不勝欣感。

諾貝爾獎是國際獎項,旨在表揚造福人類的成就和貢獻。目前華裔得諾貝爾獎者尚為少數,今增添一員,全球華人的光榮喜悅,自是不言可喻。

Charles 生於上海,一九六六年在英國哈洛的標準通訊實驗室從事研究,後來赴美於國際電話電報公司研發纖維光學逾二十載,使之成為商用技術,一九八七年回到香港,在香港中文大學把所知所學傳授給下一代,同時致力向工商界推廣科技應用。 Charles 一生周遊列國,可謂不折不扣的世界人!

各界友好對 Charles 的關心,我們深表感謝。可惜阿茲海默症目前仍是不治之症,聞人如列根、戴卓爾夫人,亦不能免。 Charles 平日打網球,做運動,不抽煙,飲食均衡,起居正常,記憶力雖見衰退,仍能自得其樂。

對於昔日的研究成果, Charles 深感自豪;對於不期而得的諾貝爾獎, Charles 深感興奮。 Charles 接受媒體訪問,欣悉新聞界已得到所需的事實資料,故深盼重返平靜的生活,還請各位媒體朋友見諒。

我倆衷心感謝來自香港的問候和祝賀,並向各方友好致意,包括從前在中大共事的同仁,現正服務於中大的教職員工,所有中大學生和畢業生,還有我倆的深交摯友,尤其是那些不離不棄的網球同好。到了現在,你們應該都知道,高錕是光纖之父。也正是光纖,使那些真偽莫辨、良莠不齊的資訊得以充斥於互聯網上,不分畛域,無遠弗屆。

高錕、黃美芸同謹啟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