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紀》二○○七年六月號•第一○一期

 

香港市民身份認同的研究

王家英、尹寶珊

 

* 本文2007年數據來自「香港社會指標調查2006」的電話調查部分,該研究項目蒙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屬下的研究資助局慷慨資助(PolyU5411/05H),特此致謝。

一 前 言

  長期以來,在香港的社會政治領域堙A市民在談及他們的集體身份時,多習慣自稱為「香港人」或「中國人」。事實上,很多研究顯示,這兩項身份一直持續穩定地成為香港市民的認同對象,變化相當輕微1。與此同時,不少研究發現,不論九七回歸前或後,這兩項身份始終是香港市民認為極具意義的主要集體身份,對他們關於香港與中國內地的關係的政治認知和想像,起著重要的影響2。有學者便指出,香港人身份認同者較具有自由主義傾向,並較強調香港利益多於中國利益;而中國人身份認同者則較具中國民族主義情懷,不僅較同情中國政權,也較重視中國利益3。也有其他學者指出,香港人身份認同者和中國人身份認同者無論在社經背景、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北京政府的態度,以及對香港民主政治發展的觀感等,均呈現顯著差異4

  從歷史的角度看,這兩項身份認同之所以能夠在香港形成,並取得支配性地位,主要源自香港一系列的獨特歷史因素與條件,包括:(一)絕大多數的香港市民均是來自中國內地的移民或其後裔,他們共同的血源和中國歷史文化背景,使得中國人身份自然地成為他們的一項重要集體認同。(二)與此同時,英國在香港的長期殖民統治,也形塑了香港市民新的、以香港殖民疆界與統治為基礎的集體認同。(三)英國殖民統治對香港本土社會的不干預主義,加強了香港本土獨立身份的發展。(四)戰後香港社會迅速與世界資本主義經濟整合,生活水平和西化程度不斷提高,再加上自由人權意識和法治秩序的逐步建立,與中國內地在1979年改革開放前,在毛式社會主義和孤立主義統治下造成的長期貧窮落後,形成強烈的對比,進一步加速了以自由主義、個人主義和功利主義為內涵的香港本土身份的形成。(五)1949年後台灣海峽兩岸持續的分立對抗,也困擾了香港市民的中國人身份認同5

  然而,時移勢易,九七回歸同時意味香港政治地位的改變,香港畢竟是從一個英國管治下的殖民地,回歸到中華人民共和國主權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很多西方研究指出,政治疆界的改變,很容易催生出新的集體認同,因為新的政治疆界會賦予社會成員新的政治和文化「想像」6。香港回歸中國至今已快十年,所謂十年人事幾番新,十年回歸有否使香港市民重新「想像」中國,從而使他們的香港人和中國人身份認同出現顯著的變化?同樣重要的是,在政治以外,中國內地在1979年實施經濟改革開放之後,其經濟已開始經歷高速成長,國際地位不斷提高,香港和內地的經濟互動以至整合日趨明顯,兩地的差異也日漸縮減7, 近年尤其如此,這同樣為香港人的身份認同結構投下重大變數。有鑒於此,本文根據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分別於1997年秋和2007年初進行的一項縱貫性電話民意調查結果,嘗試探討回歸後香港市民的香港人和中國人身份認同狀況及期間的變化。除特別註明外,本文所引用的資料,均來自該兩次電話民意調查8。下面的討論共分四個部分:(一)比較兩次調查期間香港市民的香港人和中國人身份認同的狀況及其變化;(二)探討香港市民對香港和中國內地相互定位的態度及其變化;(三)分析身份認同與對香港和中國內地相互定位態度的關係;(四)總結全文。

二 香港人和中國人身份認同的狀況及變化

  按照過往相關研究的做法,我們量度香港市民的身份認同的方法,是直接詢問受訪者談到他們的身份的時候,他們覺得自己是「香港人」、「中國人」、「兩者都是」或是「兩者都不是」。表1列出我們1997年和2007年的調查結果。

表1 香港人與中國人身份認同,單位:百分比

  2007 1997
香港人 52.8 55.8
中國人 36.3 32.5
兩者都是 9.4 9.4
兩者都不是 0.3 0.4
不知道/很難說 1.2 1.8

(n)

均值1

(1002)

0.59

(987)

0.63

    F = 2.90

註:1. 在計算均值時,中國人 = 0,香港人 = 1,其他 = 缺值。  

  調查數據有幾點值得注意的地方。首先,兩次的調查數字均顯示,絕大多數受訪者對選擇「香港人」或「中國人」作為其基本的身份認同並無明顯的困難,選擇「兩者都是」或「兩者都不是」的只屬少數。有關結果印證了這兩項身份在香港市民的集體認同中的重要地位與意義。其次,初步看來,兩項身份認同頗為穩定,兩次調查之間只有輕微的波動,反映香港回歸中國並未嚴重衝擊到香港市民的身份認同結構,起碼在現階段是如此。其三,2007年的調查發現,香港人身份認同者仍然超出中國人身份認同者一成六,顯示香港市民的本土身份認同仍然頗為強烈和穩定。其四,就趨勢發展而言,2007年的中國人身份認同者較1997年有輕微的上升,而香港人身份認同者則有輕微的下降,但統計上並不顯著。換言之,比較兩次調查結果,香港市民的香港人和中國人身份認同呈現很高的延續性,變化相當溫和。

  此外,表2 的對數迴歸(logistic regression)分析結果顯示,只有出生地對香港人/中國人身份認同具有顯著的獨立影響,亦即是在香港出生的受訪者較傾向認同香港人身份,而在中國內地出生的受訪者則較傾向認同中國人身份。其他社會經濟背景變項如性別、年齡、教育程度和收入等,對香港人/中國人身份認同均無顯著的獨立影響。例外的是,在2007年調查中,男性,以及在1997年調查中,年紀較大的在職者,此等人士較傾向認同中國人的身份,但影響力並不強。就上述結果而言,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最新的調查報告,近年香港的人口增長主要由中國內地移民所推動9,若然這趨勢持續下去而其他條件不變,不難推論,在未來整體香港社會中,香港人身份認同者將會逐步減少,而中國人身份認同者則會逐步增加。

  ……

 

註釋
1

Timothy Ka-ying Wong, "The Ethnic and National Identities of the Hong Kong People: A Liberal Explanation", Issues & Studies 32, no. 8 (1996): 105-30; "Civic Awareness and National Identity in Hong Kong: A Survey of Popular Opinion", The Journal of East Asian Affairs 12, no. 2 (1998): 452-87; Siu-kai Lau, Hongkongese or Chinese: The Problem of Identity on the Eve of Resumption of Chinese Sovereignty over Hong Kong (Hong Kong: Hong Kong Institute of Asia-Pacific Studies,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1997);蕭新煌、尹寶珊:〈政治社會轉型與集體認同變化:台灣與香港的比較〉,載劉兆佳、尹寶珊、李明i、黃紹倫編:《華人社會的變貌:社會指標的分析》(香港: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1998),頁207-55;王家英、尹寶珊:〈香港的族群認同狀況:一個探討性的研究〉,載劉兆佳、尹寶珊、李明i、黃紹倫編:《社會轉型與文化變貌:華人社會的比較》(香港: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2001),頁431-58。

2 Timothy Ka-ying Wong, "Issue Voting", in Power Transfer and Electoral Politics: The First Legisla-tive Election in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ed. Hsin-chi Kuan, Siu-kai Lau, Kin-sheun Louie, and Timothy Ka-ying Wong (Hong Ko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Press, 1999), 105-29; Elaine Chan, "Political Identity and Nation-building in Hong Kong", in Political Participation in Hong Kong: Theoretical Issues and Historical Legacy, ed. Joseph Y. S. Cheng (Hong Kong: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Press, 1999), 99-119.
3 Timothy Ka-ying Wong, "The Ethnic and National Identities of the Hong Kong People", 105.
4 Siu-kai Lau, Hongkongese or Chinese, 24-27; Ming-kwan Lee and Sai-wing Leung, Democracy, Capitalism, and National Identity in Public Attitudes (Hong Kong: Department of Applied Social Studies, 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1995).
5 Timothy Ka-ying Wong, "Identity in the 2000 Legislative Elections", in Out of the Shadow of 1997?: The 2000 Legislative Council Election in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ed. Hsin-chi Kuan, Siu-kai Lau, and Timothy Ka-ying Wong (Hong Ko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Press, 2000), 165-68.
6 Benedict Anderson, Imagined Communities: Reflections on the Origin and Spread of Nationalism (London: Verso, 1991); Ernest Gellner, Nations and Nationalism (Oxford: Blackwell, 1983); William Bloom, Personal Identity, National Identity,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0).
7 Chak-yuen Kan, "Mainland China and Hong Kong Closer Economic Partnership Arrangement (CEPA): Its Impact on the Future of Hong Kong's Economy", in The July 1 Protest Rally: Interpreting a Historic Event, ed. Joseph Y. S. Cheng (Hong Kong: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Press, 2005), 363-71.
8 兩次調查均由香港亞太研究所電話調查研究室策劃和執行。它們的抽樣方法均按以下步驟進行。第一步,從最新的英文版香港住宅電話簿中,隨機抽出若干個電話號碼。為了使未刊載的住宅電話號碼也有機會被選中,故將已抽選的電話號碼最後的兩個數字刪去,再配上由電腦產生的隨機數字,成為調查的樣本。第二步,當成功接觸住戶後,再按「最近度過生日原則」(last birthday rule)選取其中一名18歲或以上家庭成員作為訪問對象。兩次調查分別於1997年9月28日至10月3日和2007年2月21日至3月1日,每晚六時至十時進行。第一次調查的有效樣本數為994人,回應率為53.0%;而第二次調查的有效樣本數是1,003人,回應率為49.8%。
9 例如,2005年持單程通行證來港定居的中國內地移民共有55,106人,而同年香港內部的自然增長人數只有18,268人。見政府統計處:《香港統計年刊:二零零六年版》(香港:政府物流服務署,2006),頁4、11。

 

王家英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研究副教授
尹寶珊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研究統籌員


《二十一世紀》(http://www.cuhk.edu.hk/ics/21c) 《二十一世紀》2007年6月號總第一○一期

 

© 香港中文大學
本文版權為香港中文大學所有,如欲轉載、翻譯或收輯本刊文字或圖片,必須先獲本刊書面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