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紀》二○○九年四月號•第一一二期

 

世界人口增長與社會變遷

涂肇慶

 

  二十世紀,特別是二十世紀後半葉,對於人類來說是個非凡的時代,人口總量飛速增加,同時伴隨著社會飛躍式的進步。自1900至1950年,世界人口增加了50%;而在過去的五十年堙A人口總量又增加了2倍,至二十一世紀的轉折點,人口總量達到了60億。在不久的將來,世界人口還會繼續增加,雖然速度緩慢,但是總量將更加龐大。目前大多數國家的生育率下降了,人口增長速度也放緩了,但據聯合國預測,2050年世界人口將增加到90億,本世紀末穩定在100億左右。如此巨大的人口數量似乎使人們對數字大小的認知麻木了,社會學家及公眾對此也沒有足夠的關注。其實,這些人口學數字實際上揭示出二十世紀人類社會的變遷歷程。

  人類社會的進步並非一帆風順。二十世紀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對猶太民族的大屠殺、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陣營間的冷戰、社會主義陣營的瓦解和艾滋病的蔓延等,直覺上,這些都與社會進步相左。然而,世界人口在過去兩個半世紀的變遷是對社會進步最好的佐證。縱觀人類歷史,人口數量向來被作為衡量一個國家或地區經濟發展的一個重要指標1。農業品產量的增加和經濟的發展、長途交通與通訊的發展,以及全世界為戰勝傳染病和饑荒一致的努力(包括建立世界衛生組織以及國際援助),都為世界人口增加提供了動力。和人們的美好預期和展望相比,人類的社會和經濟狀況也許還很糟糕,但是相對於過去的時代,二十世紀,特別是二十世紀後半葉還是值得稱道的。

一 人口膨脹和「馬爾薩斯陷阱」

  不過,人口增長是把雙刃劍。短期而言,人口增長說明那個時期經濟和社會發展良好,但是如果持續一段時期,人口增加則對社會資源,特別是糧食資源造成很大的壓力。在有限的生態環境中,任何種類生物數量的迅速增加,很快就會引發「人口爆炸」的爭論,以及對當地環境承載力的討論。雖然世界人口數量一再增加,但是並沒有造成滅絕的災難;相反,人們的生活比以前更好。我們可以說,人類的增長史說明「馬爾薩斯陷阱」(Malthusian Trap,人口增長的速度大於物質資源增長的速度)並非人口增長的必然結果,人類有能力跳出這個陷阱。

  對抗「馬爾薩斯陷阱」的第一種方法就是遷移。人類歷史上屢次發生人口和經濟高速發展的社會向鄰近或較遠陸地遷移的案例。第二種方法是技術和社會組織的變更,以協助人類從自然資源中攫取更多生計資源和能源。蔚為壯觀的知識積累,以及運用這些知識對資源的重組和更先進科技的發展,使當代人類超越了有限資源的瓶頸。

  值得探討的是,資源優化組合和科技進步是否具有無窮的力量協助人類克服資源限制?即使人類能夠尋找和利用更多的可再生資源,理論上,如果人口持續增加,最終定會出現龐大的人口與有限資源之間的矛盾。但是這種困境不是不可逆轉的,因為人口數量本身也是左右該矛盾的一個變量,人口數量並不會像人們所設想的那樣一直持續增長。最近幾十年堙A人們自覺控制生育,放慢了人口增加的步伐。生育率的降低被傳統人口學認為是社會經濟發展的必然結果。作為外在動力,公共政策可能加速了生育率轉型的速度,但是它具體如何和社會經濟發展這個內在動力一起作用,從而影響生育率的原理,以至改善人類生存的條件,還尚未為人完全明瞭。

二 人口遷移、人口增長與社會變革

  現代人類是10萬年前非洲古人類的一個分支。語言的產生使人類得以積累和分享知識,並能更好地進行群體行動,從而更有效率地獵取食物。語言交流稟賦使得人類有能力居於食物鏈的頂端,並且帶來了第一次「人口膨脹」,或者叫「大躍進」。在5至6萬年前,人類已遍及了世界的各個角落,這也使他們不得不考慮當地生存環境對人類未來世代的承載力。遷移是人類對於人口壓力的第一個回應2。當家庭遷往新的地方,他們不得不學會如何適應新的氣溫變化,如何在新的動植物群落中生存下去。事實證明,人類的適應力無與倫比,人類的足跡也因此遍布了地球上絕大部分區域3

  在大約6萬年前,人類到達了亞洲,1萬5千至3萬年前到達了美洲,此後在大約1,000年前又向太平洋的小島擴散4。早期的人口擴張在現在看來雖然規模甚小,但是卻顯示出人類巨大的生育力和人類對人口壓力回應的能力。遷移也促進了文化的多樣化。為了適應當地的生態環境,人們發展了不同的文化。

  大約在1萬年前的史前時代,人類應對人口壓力的流行手段就是種植植物和馴養動物5。雖然居有定所的農業社會為人口再增長提供了條件,同時也創造了古代文明,但是從狩獵到農耕的轉變,也許並非人們自願轉型,而是人類在狩獵遠遠不能滿足生存的情況下無奈的抉擇。即使是現今倖存的狩獵部落,仍然拒絕社會協助他們以定居務農為生,因為在一般情況下,農民要比獵人工作更長時間且消費更少的食物,而且還要忍受統治階層的壓迫6

  大約在公元前8500至3000年,人口壓力在很多地方促進了農業發展,包括西南亞洲(富饒的舊土耳其)、中國、新畿內亞以及非洲和美洲的很多地方7。務農可以為人口穩定增長提供保障,因為在同樣大小的一片土地上,農業可以比狩獵提供更多的食物,從而支撐更密集的人口。

  ……

 

註釋
1

Massimo Livi-Bacci, A Concise History of World Population, trans. Carl Ipsen, 2d ed. (Malden, MA: Blackwell, 1997) .

2 Kingsley Davis, "The Migrations of Human Populations", in The Human Population (A Scientific American Book) (San Francisco: W.H. Freeman, 1974), 53-65.
3 Kingsley Davis, "The Migrations of Human Populations", 53-65; William H. McNeill, "Human Migration in Historical Perspective",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Review 10, no. 1 (1984): 1-18; Luigi L. Cavalli-Sforza, Paolo Menozzi, and Alberto Piazza, The History of Geography and Human Genes, abridged ed.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4).
4 Luigi L. Cavalli-Sforza and Francesco Cavalli-Sforza, The Great Human Diasporas: The History of Diversity and Evolution, trans. Serah Thorne (Cambridge, MA: Perseus Books, 1995).
5 Marvin Harris, Cannibals and Kings: The Origins of Cultures (New York: Random House, 1977).  
6 Ester Boserup, Population and Technological Change: A Study of Long-term Trends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81).  
7 Jared M. Diamond, Guns, Germs, and Steel: The Fates of Human Societies (New York: W.W. Norton & Co., 1997).

涂肇慶 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


《二十一世紀》(http://www.cuhk.edu.hk/ics/21c) 《二十一世紀》2009年4月號總第一一二期

 

© 香港中文大學
本文版權為香港中文大學所有,如欲轉載、翻譯或收輯本刊文字或圖片,必須先獲本刊書面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