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 > 榜上友名

次優策略也可完勝首選
企業公關陳涓涓領悟執行力的重要

2021年11月

以市值計,領展是亞洲最大的房地產基金。走進其在觀塘共兩層樓的總部,令人眼前一亮,偌大的公共空間,各式各樣舒適座椅;健身單車、康樂棋桌;寬敞且設計時尚的茶水間……正在讚嘆在寸金尺土的香港,有企業願意提供這麼充裕和貼心的設施,領展企業事務總監陳涓涓徐徐步入,有條不紊地跟我介紹大樓怎樣採用環保設計,並獲多項綠色建築獎。

好奇害不死貓

陳涓涓2019年1月才加盟領展,此前,任香港交易及結算所有限公司(港交所)企業傳訊主管及董事總經理。她擔任企業公關多年,訪問甫始卻坦言:「小時候的我十分內向又害羞。」

是甚麼讓她突破自我,成為如今遊走於企業、傳媒及持份者間,應付自如的她?

陳涓涓<em>(前排黃衣)</em>與傳播學院同學攝於惠園<em>(受訪者提供)</em>

「我好奇心比較強,總想尋根究柢。」陳涓涓道出一個小故事:「初中上綜合科學實驗課時,老師教我們把一些化學物混合加熱後形成晶體,那就是氯化鈉,亦即是鹽。我隨即取少許來吃,驗證一下是否與日常食用鹽一樣。」

當然,在老師告知下,陳涓涓知道此鹽不同彼鹽(食用鹽),但無減求知求真的好奇。早於十三四歲左右,她已立志要當記者,為的是可以第一手了解事件發生經過。坐言起行,她積極學習與陌生人接觸,練習打開話匣子。

知所不知

也不意外,陳涓涓以第一志願入讀中大的新聞與傳播學,本想雙副修政治與行政學和日文,只因超過學分限制而放棄後者。

回想當年大學生活,「陳韜文李少南等年輕教師,帶着我們在新亞書院的草地上課,好不自由。

「還有,大三時,我取得交流生名額,成為班中唯一的交流生,到新亞書院的姊妹學校東京亞細亞大學學習一年。

到東京交流時完成插花課程獲頒證書<em>(受訪者提供)</em>

「中大教會了我掌握事物的本質,明辨慎思,溝通技巧,知道我所不知。這比知識本身更重要,因為在這資訊爆炸時代,知識很快便過時了。」

踏足財經

畢業後,陳涓涓實現志向,成為東方報業集團的財經記者。為甚麼偏選財經?「初時是想做政治記者的,但我性子較急,希望事情有所結論,而財經新聞正適合。」

當了四年多的財經記者,《東快訊》停刊,陳涓涓也得到一家她曾採訪的新保險公司向她招手,負責市務傳訊一職。「當記者時總聆聽企業公司的來龍去脈,何不當局中人,親身了解運作?萬一不適合自己,大不了重操故業。」她的好奇心又打開了一扇門。

才不過一年多,陳涓涓過檔到合併前的香港聯合交易所。這又是另一個挑戰,她形容:「是從一間企業,跳到香港市場的核心。」

2017年10月場內交易時代結束後,在港交所交易大堂留影<em>(受訪者提供)</em>

「怎料首日上班就遇上了1997年股災之後的星期一,大家都忙得不可開交,也沒空理睬我。」

不過,陳涓涓沒有被動地等工作,她把握時機,熟讀上市、交易規則,準備應付日後需要。

股災引致證券商倒閉、上市公司財務困難;翌年,香港又遇上國際大鱷狙擊港元。

「那段時間做得很辛苦。」陳涓涓笑說:「但也是密集式訓練。

「有危機,就有契機,也有發展。這樣促成了期交所、聯交所及結算所2000年合併,成立了今日的港交所。」

2000年以來,市場多番起伏,幾許危機,更多發展。陳涓涓最難忘的是國有商業銀行在港上市,之後滬深港通的開啟及上市制度改革,陳涓涓均有參與其中,見證歷史誕生,感覺充實且具使命感。而港交所的歷練,令陳涓涓體會執行力的重要。

一做二十年,有感再難有突破及更多發揮,陳涓涓2018年下旬毅然裸辭,跑到美國麻省理工修讀策略與創新行政證書課程。此間,獵頭公司接觸她,邀請掌管領展傳訊。

與港交所的財經專科相比,領展的業務較具「人間煙火氣」。除了監管機構、投資者及商業夥伴,領展的持份者涉及更多階層。「這可讓我更立體地觀察香港。」

另一吸引之處,是陳涓涓也要管理領展的慈善及社區參與計劃──「愛・匯聚計劃」。「這是全新的嘗試,全新的學習。」

公關要訣

馳騁公關界多年,面對不少大事件,陳涓涓處理有甚麼竅訣?

她樂意提供以下錦囊:

  1. 觀察大局、策略部署十分重要,但執行力對結果卻至為關鍵。一個細心執行的次優策略,結果都會完勝執行粗疏的首選方案。執行需要靈活變通和花心思避雷,不只是按本子辦事。
  2. 批評有助進步,不用害怕,但對於那些無的放矢的,「知悉」便可。

文/florencechan@cuhkcontents
攝影/Eric S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