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行買藥,險些喪命》 《初生嬰孩也難逃抗藥病菌侵襲》
沙門氏桿菌對抗生素的抗藥性  


《自行買藥,險些喪命》
  48歲的王太是一位家庭主婦,有一天,她因為有咳嗽、流鼻涕、輕微發燒的情形,就到藥房買一些感冒藥來吃。離開藥房之前,突然想到隔壁的李太太幾天前也有類似感冒的症狀,而李太太說她在西藥房買了一種綠色膠囊的「消炎藥」,吃了以後,似乎病很快就好了,所以她也向老闆要求買同樣的「消炎藥」來吃,老闆拗不過她的要求,就賣了同樣的膠囊給她。

  王太吃了兩次那種膠囊的感冒藥後,症狀並沒有明顯改善,反而發覺皮膚上漸漸出現了一些小紅點,起先她並不以為意,繼續服用同樣藥物,直到第二天皮膚上的紅疹變成一大片一大片的,而且發現口腔有潰爛的情形,她就前往醫院求診。

   到醫院時,醫生立即要求王太停止原服用的「消炎膠囊」(實際上是一種抗生素),醫生判斷可能是藥物過敏,並給予抗過敏藥物。王太住院了一星期後皮膚及口腔才漸漸的好轉,而兩星期後才出院。

   在這個案例中,王太隨便聽信別人的介紹,因為小感冒就自行購買抗生素服用,結果造成了嚴重的過敏反應,以致無故住院了兩星期。

  一般而言,抗生素是相當安全的藥物,但仍有少數病人服用後會出現藥物引起的副作用,過敏反應就是其中一種可能性,輕者停藥幾天後就會自行復原,嚴重的話則需住院治療,甚至可能威脅到生命安全,因此不應自行隨便服用。

《初生嬰孩也難逃抗藥病菌侵襲》
  陳太太兩週前剛生下一個小女兒 (小琪) 。有一天,陳太發現小琪右眼分泌物較多,就用衛生紙將其擦拭掉。第二天分泌物變得更多,且眼皮有一點紅腫,陳太太趕忙帶小琪去原生產醫院的小兒科就診,醫生診斷為急性結膜炎,並用棉棒採取分泌物送去檢查,同時開了一些抗生素藥膏給小琪點眼治療。三、四天後情況並沒有好轉,甚至似乎變得更嚴重,陳太太又帶小琪到醫院複診,結果醫生說分泌物培養發現抗藥性的金黃色葡萄球菌,需住院打針治療,小琪一週後情況好轉才出院。

 小琪所患的是急性結膜炎,原本使用抗生素藥膏就很容易可以治好,可是沒想到竟然是抗藥性的葡萄球菌造成的,使醫生必須使用最後一線的抗生素──萬古黴素,才得以控制。

 小琪才到這個世界二週就遭受這種抗藥性細菌的侵襲,然而這種抗藥性細菌絕非她身上原來會有的,只因過去人們不當地使用的抗生素,以致將一般藥物可殺死的葡萄球菌訓練成具有抗藥性的細菌,使得小琪從我們的環境中或其他人的身上得到了這種抗藥性細菌的感染,若再晚一步治療或許小琪就會留下終身瞎眼的遺憾。

沙門氏桿菌的抗藥性:我們還有其他選擇嗎?
  沙門氏桿菌是本港引起細菌性食物中毒的最常見細菌,多見於嬰兒。一九九四年至二零零一年在威爾斯親王醫院及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三年前往新界東醫院聯網逾三千名因細菌性食物中毒而入院求診的病人中,六成人是感染沙門氏桿菌。

  醫學界一直以抗生素氯霉素(chloramphenicol)或複方新諾明(cotrimoxazole)治療侵入性沙門氏桿菌病(沙門氏桿菌感染)。至一九七零年代,醫學界發現沙門氏桿菌的菌株對這些抗生素呈現抗藥性。於是採用一種能抑制多類細菌名為氟奎諾酮類(Fluoroquinolones)的抗生素,取代其他沿用已久的抗生素來治療因沙門氏桿菌引起的腸熱及侵入性沙門氏桿菌病。但近年對Fluoroquinolones敏感性較低的沙門氏桿菌菌株又在全球多處地方迅速出現。目前,本港使用Fluoroquinolones治療沙門氏桿菌病,仍有一定的效用;但是,在一九九三年至一九九八年期間,所需的Fluoroquinolones濃度卻愈來愈高,顯示Fluoroquinolones對沙門氏桿菌的效用逐漸減少。香港中文大學微生物學系的實驗室於一九九八年首次分離一株對Fluoroquinolones有抗藥性的沙門氏菌,而這些對Fluoroquinolones敏感性減低及有抗藥性的菌株佔沙門氏桿菌達十分之一,使感染更難得到有效的治理,對臨床醫療造成很大的影響。

  沙門氏桿菌對抗生素Fluoroquinolones的抗藥性,在臨床醫學及經濟方面均有著重大影響,醫護界需要採用更複雜的方法以偵測此類菌株,若抗生素Fluoroquinolones未能有效治療沙門氏桿菌感染,便要採用其他更昂貴但治療效果未必理想的抗生素。

  中大最近一份研究肯定,採取適當的措施,如快速偵測細菌對抗生素的抗藥反應,以及早預防交叉感染、避免在人類和動物身上不適當或濫用抗生素,加速細菌變異、促使病人依照指示服用抗生素等,均有助預防和控制抗藥細菌進一步在社區中擴散。